于时语:美国民粹主义与“落后生产力”

我在年终述评中总结民主体制倒退的话音刚落,就出现美国总统特朗普铁杆支持者冲击国会的暴力事件,让全球首强成为全球笑柄。美国社会的空前撕裂究竟会演变到何种地步?

以我之见,目前主要由低教育蓝领白人推动的美国民粹主义,是一种成事不足、败事有余的社会力量,在短期内会继续震荡美国政治,但是从长远角度并无能力主导美国。原因非常简单,这一民粹主义所代表的是一种“落后生产力”。

越来越多的论客把美国目前的社会撕裂程度,与南北战争(即美国内战)时代相提并论。冲击国会几乎清一色是白人暴徒,他们打出的旗号中,最醒目的便是当时南方军队的军旗,彰显了这一历史性比喻。而南北战争中南方不敌北方的最主要因素,便是北方已经进入大规模工业化时代,而南方仍然处在依靠人力的农业社会。

几个简单数字说明这一“先进生产力”与“落后生产力”的对比:北方产业工人人数是南方的10倍,资产是九倍,钢铁产量是20倍,枪支产量是32倍。就是在农业上,北方人均农业机械是南方的两倍,全国小麦产量80%来自北方。南方以种植棉花闻名,北方的棉纺织品产量却是南方的17倍。

除了程度和地域不如南北战争时代明显,上述“先进生产力”与“落后生产力”对比,完全适应与今天美国民主党和共和党的“蓝红”分野。例如按照美国商业部的数字,2017年美国人均国内生产总值(GDP)低于5万美元(约6万6000新元)的有13个州,其中10个是今年总统大选特朗普所赢得的红州,剩下三个包括了刚刚变蓝的亚利桑那州和近年变蓝的新墨西哥州。人均GDP排名最低的密西西比州、阿肯色州、西弗吉尼亚州等州,也是最深红的共和党地盘。

去年年初冠病疫情严重的几个蓝州出现财政危机,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挖苦说,这些州应该宣布破产,而不是申请联邦救助,结果引起纽约州州长科莫反驳。他指出,纽约州贡献给联邦政府的税收,显著大于联邦的回馈,而麦康奈尔所代表的红州肯塔基,获得联邦资助一直超过该州上缴的税收。

媒体调查之后发现,大部分红州都是这一情况。就连相对富裕的得克萨斯州,每上缴1美元联邦税,就获得1.03美元的联邦回馈。

最近几十年来,美国制造业职位的流失,实际反映的是在经济竞争之下,这些“劳力者”岗位所创造的价值,越来越不如各种新型知识型产业“劳心者”所创造的价值。这一趋势其实受到上世纪前总统里根以来,历届共和党政府“减少政府干预经济”政策的鼓励。例如小布什的总统任上,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格林斯潘在国会供证,民主党议员质询制造业职位流失时,振振有词答说这些职业将被薪水更高的“劳心者”职业所取代。

我们快进到今天,特朗普的民粹主义草根,正是产值低下的白人“劳力者”,而主导民主党的所谓“白左”,则主要是代表各种新兴知识型经济的高收入“劳心者”精英。两者所创造的经济价值差距不言而喻。

这次全面变蓝的佐治亚州是个很好的例子。投票数据显示,关键在大亚特兰大地区。这正是一二十年来,高科技和其他知识型产业大量移入涌现的地区。类似的转蓝例子还有中西部的科罗拉多州,以及宾夕法尼亚州从前的钢铁大城匹兹堡,依靠高科技和医药卫生的成功转型。

在美国现有体制下,财富对于政治具有决定性影响。这是低教育白人民粹主义所无法摆脱的命运。

作者在北美从事科研工作

热词 :

 未分类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  • 友情链接